首页 >> 最新文章

中华鳖是否濒危遵义

文章来源:萌哥娱乐网  |  2019-10-09

中国渔业网讯非典过后,刚打开国际市场大门的国内甲鱼养殖户们,被一道关卡“卡”住了出口:养殖鳖出口,必须获得国家“濒危办”核发的“非濒危物种”证明

一道“濒危”关难住养鳖人

杭州萧山对外贸易经济公司近日在出口一批中华鳖时,遇到了麻烦。

该公司原计划经上海海关将5万公斤人工养殖的中华鳖活体出口到日本。由于上海海关要求其出具“非濒危”证明,公司不得不拖延了出口时间。一打听,才知道获取“非濒危”证明需辗转几个部门,耗时一个多月,还得交上一笔不小的费用。

杭州萧山天福生物科技公司是国内目前出口量最大的中华鳖出口企业。据公司总经理张建人介绍,国内养鳖业近年来一直不景气,许多养殖户濒临破产。为此,天福公司率先拓展国际市场,将人工养殖的中华鳖出口到韩国、美国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由于国际市场价格比国内高出近一倍,且日韩等国对我出口的中华鳖品质也逐渐认同,因此出口量节节攀升。仅两年时间,全国中华鳖活体的年出口已达300吨。

据杭州市养鳖协会统计,全国中华鳖的养殖量目前超过11亿只,大大超出国内市场的需求。其中,浙江省的养殖量超过两亿只,中华鳖养殖产业链的年产值超过50亿元。

如今,突如其来的“濒危”管理,令众多国内养殖企业和农户措手不及。“眼看正在拓展的国际市场被人家重新夺去,我们怎不心急如焚?”杭州市养鳖协会有关人士说。

开张证明单费时一个月

中华鳖出口为什么需要“非濒危”证明?

来自浙江省林业局“濒危办”的解释是:由国家“濒危办”和国家海关总署共同签发的最新的《进出口野生动植物商品名录》中,有中华鳖这一物种,凡被列入《商品名录》的物种都需国家“濒危办”的证明才能出口。此外,国家林业局于2000年8月签发《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其中也有中华鳖这一物种。

至于“非濒危”证明的开具过程,浙江省林业局“濒危办”介绍说,首先要到该办申请报批,然后以省林业局的名义发文上报国家“濒危办”;国家“濒危办”批复后寄回省里;报批单位拿着批文去“濒危办”上海办事处开证明;然后再到上海海关办理报关手续。这样一来,少则10多天,多则一个多月。

中华鳖系活体出口,如此一耽搁,给养殖户和出口企业造成一定经济损失,是在所难免的。此外,办理证明还需手续费。“出口100吨活体,按贸易额的1%收费,光手续费就超过20万元。”张建人说,“花这么多钱,耽搁这么多时间,怎么做生意?”

最近,天福公司接到海关指令后,赶到国家“濒危办”浙江办事处办理申报手续,却被告之应去浙江省海洋渔业局办理。工作人员解释说,龟鳖属水产类,由渔业局来管理比较妥帖。究竟该到哪个部门申报,也令养殖企业为难。

各有各的理何时能统一

对于中华鳖的“非濒危”问题,浙江省海洋渔业局认为“根本不应该受理类似申请”。该局渔政渔监处副处长尤永生说,海洋渔业部门没有这样的文件,规定中华鳖出口需开具证明。他们的依据是《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只有该目录中涉及的水生物种才开具证明。中华鳖目前不在此列,只是个常规物种,根本不需要证明。

8月,浙江省海洋渔业局在考虑到天福公司的中华鳖如再不及时出口就有大面积死亡的可能后,同意开具一张从未办理过的出口中华鳖“系常规水产养殖品种”证明。

浙江省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处长王章明认为,非典以后,国家对野生动物进出口加强了管理,“三有名录”等的颁布也是经专家研究后出台的,中华鳖会被列入其中自有道理。他认为,关键是想办法简化程序。而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濒危办”浙江办事处本身没有权力,所有的证明需国家“濒危办”批复再由上海办事处开具。假如能得到国家“濒危办”的授权,手续就会方便许多。至于要不要收费、如何收,这都是有规定的。

浙江省海洋渔业部门的人士则认为,既然“濒危办”对人工养殖的中华鳖出具的是“非濒危”证明,又何必将它们作为濒危物种来申报呢?

阳春工装订做

广州工作服批发

珠海T恤加工

友情链接